葉兆輝 人數

葉兆輝﹙YIP Siu Fai, Paul﹚,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香港著名社會學者。主要研究範圍為人口政策與人口健康研究等等[1],目前也擔任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2]。 早年就讀建德公立學校、墨爾本大學和拉籌伯大學,並且獲得博士

雖然當日香港天氣炎熱,但2004年的「七一」遊行人數依然高企,主辦單位指人數估計有高達53萬,較2003年的50萬人還要多,警方指只有20萬人,統計數字引起了爭議,因為多個統計都是不足20萬,香港大學統計及精算學系高級講師葉兆輝指出,遊行人數最多

年至年 ·

5/7/2019 ·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教授葉兆輝自2003年以來,每年都為在香港回歸中國紀念日時所舉辦的「七一」遊行進行人數統計。為了今年能做出更精準的估計,葉教授與得克薩斯州立大學(Texas State University)的鄒之喬和本地科技公司C&R Wise AI的黃君保合作

作者: LINGDONG HUANG

【製圖】葉兆輝:只有「誠信」才可取得尊重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只有『誠信』,才可取得政治對手和公眾的尊重。誇大的人數,不能達成遊行人士的訴求,尤其是主辦單位嘗試藉此去攻擊政府的『誠信』。

30/6/2019 · 【明報專訊】過去的七一遊行,主辦者民陣及警方公布的遊行人數,歷年來均有大差距,當中以2013年最大,相差5.5倍,民陣指有43萬人,警方則指有6.6萬人。

也就是說,如果把警方測算最高峰時集中的人數再乘以1.2至1.4,應已得出較客觀及可信的遊行參與總人數。警方今次指最高峰時有9.86萬人,乘以1.2至1.4之後為11.8萬至13.8萬之間,與我們所估算的總人數相近,與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所稱的15.4萬至17.2萬人也

9/9/2016 · 葉兆輝教授與Jason倡議世界防止自殺日主題『連結,溝通,關心』 9月10日為一年一度的世界防止自殺日。作為國際防止自殺協會的成員,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以下簡稱「中心」)於今天(9月9日星期五)舉辦以「WeCare 與你同行

30/6/2019 · 明日遊行人數點算工作將兵分多路,其中有多年統計遊行人數經驗的葉兆輝團隊,將派出至少12名工作人員,分別在波斯富街及軍器廠街行人天橋,以目測方式點算人數,也會視乎遊行人流動向,調派人手到告士打道及駱克道點算。

【本報訊】政府漠視上月兩次逾百萬人遊行訴求,堅拒撤回送中惡法,民陣籲市民今日再上街表態。警方公佈的遊行人數經常遠低於民陣數字,被嘲以「毅進制」點人頭,港大學者葉兆輝今年與AI公司合作,以人工智能輔以實地問卷統計,點算7.1遊行人數

雖然我只係喺大學教過一年書,但作為喺學術界撈過嘅人,唔應該叫大家阻住其他學者做研究,只不過,七一遊行港大社工系教授 葉兆輝 嘅人數研究,唔好意思,我認為示威者不單無必要跟佢指定地點俾佢數人頭,而且如果見到佢本人,趕佢出遊行範圍

葉教授其中一個研究範圍是統計學,自2003年以來,每年都為在香港回歸中國紀念日時所舉辦的「七一」遊行進行人數統計,同時亦會發表一些關於遊行人數估算的學術研究文獻 [4] [5]。 為了做出更精準的估計,2019年的「七一」遊行時,葉教授聯同美國

整個社會締造一個家庭友善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使到生兒育女的壓力和負擔大大減少,大眾都可以享受一個高素質生活。作者葉兆輝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陳夢妮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博士研究生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家庭 人口

30/6/2019 · 【明報專訊】遊行人數深受社會關注,亦是民情的重要指標。6月兩次反修例遊行,警方與主辦單位民陣公布的數字均存在巨大落差。《明報》及有線新聞,與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美國得州州立大學地理學系副教授鄒之喬

「刻意將參與遊行人數誇大用來做宣傳的人,顯示其對真實聲音的自信不足,有負民眾的信任。」 港大教授 葉兆輝 葉兆輝認為刻意將參與遊行人數誇大用來做宣傳的人,顯示其對真實聲音的自信不足,有負民眾

政府漠視兩次逾百萬人遊行聲音,堅拒撤回送中惡法,民陣籲市民7.1再上街,促政府回應多項訴求。警方統計遊行數字經常遠低於民陣公佈人數,被嘲以「毅進制」點人頭,港大學者葉兆輝與美國學者合作,以人工智能輔以實地問卷統計,點算7.1遊行人數

舉例說,本研究隊在軍器廠街天橋接近金鐘的點算站共錄得十四萬九千名遊行人士經過,而葉兆輝領導的另一支研究隊在金鐘太古廣場附近的天橋卻點算得十一萬人,兩個點算站相距不遠,但人數卻相差了四萬人。同樣地,葉兆輝領導的研究隊在銅鑼灣電業城點算

9/6/2019 · 葉兆輝說:「只要有人是嚴肅看待這個問題,我們是歡迎的。」兩名學者更關心是遊行人數為何而數。葉兆輝早在2009年獲澳洲統計出版協會(Australian Statistical Publishing Association)刊登關於統計遊行人數的論文,當中以2006

1/7/2013 · 葉兆輝說,過去幾年也有參與統計大型遊行人數,稱他或鍾庭耀也曾在不同場合跟民陣負責人提出,建議學術界跟民陣負責人坐下交流,盼民陣用科學化方法統計人數,但一直不了了之。他稱泛民常以「誠信」二字批評政府,他也「愛之深、責之切」,望

葉兆輝說:「中小學要殺校,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80年代,本港生育人數還有八、九萬,現在跌至四、五萬人。低生育率不是只代表社會上少了一個小朋友,更代表有很多婦女很多家庭未能達到理想子女數目,改變整個社會組成。

 · PDF 檔案

21 名社會不同界別的 人士組成,包括了 公共衞生專家、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社工、教師、校 長、家長、青年和政府 人員。委員會主席為香港大學香港 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教授。

1/7/2013 · 葉兆輝說,過去幾年也有參與統計大型遊行人數,稱他或鍾庭耀也曾在不同場合跟民陣負責人提出,建議學術界跟民陣負責人坐下交流,盼民陣用科學化方法統計人數,但一直不了了之。他稱泛民常以「誠信」二字批評政府,他也「愛之深、責之切」,望

10/9/2018 · 葉兆輝 :現時的高中學生「慘啲」 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分析認為,過去學制是5年中學2年預科,學生修畢5年中學課程可再覓出路;但現時就是3年初中3年高中,他直言現時的高中學生「慘啲」,稱如學生的才能並不在學業,但在

而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美國得州州立大學地理學系副教授鄒之喬及人工智能(AI)公司合作,以人手統計及AI辨識技術,嘗試以客觀科學方法統計今年七一遊行人數。團隊剛公佈全日遊行人數為26.5萬人。

葉兆輝 | 陳夢妮 為更準確、全面了解香港的貧窮情况,在前兩篇文章我們先後拆解了2009 至2014 年間本港貧窮率(rate)、貧窮人數(size)的變化和貧窮差距(poverty gap)的變化。借此二文,我們意在強調對於本港貧窮狀况的度量,需同時考察貧窮的闊度

葉兆輝在香港大學的研討會上 七一遊行人數估算 葉教授其中一個研究範圍是統計學,自2003年以來,每年都為在香港回歸中國紀念日時所舉辦的 「七一」遊行 進行人數統計,同時亦會發表一些關於遊行人數估算的學術研究文獻 [4] [5] 。

22/9/2019 · 遊行當日點算人數的工作將兵分多路進行,其中有多年統計遊行人數經驗的葉兆輝團隊,將派出至少12名工作人員,分別在波斯富街及軍器廠街行人天橋,以目測方式點算人數,也會視乎遊行人流動向,調派人手到告士打道及駱克道點算。 裝置1秒拍3相 AI點人數

11/10/2019 · 當中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在兩條天橋觀察點共安排13人作人手點算,每5分鐘會取其中1分鐘的人流計算;負責AI團隊的君宇人工智能有限公司則在兩天橋共設置7部流動裝置拍攝遊行影像,即時計算遊行人數。

紐約時報報導,葉兆輝從2003年開始統計每年7月1日的抗議遊行規模;這一次,他有備而來:他與德州大學的鄒之喬(Edwin Chow)和科技公司C&R Wise AI的黃君保(Raymond Wong)合作,用人工智慧來計算遊行人數。

葉兆輝: 目測配合人工智能判斷 除了雷鼎鳴的團隊外,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亦和美國德州州立大學地理學系副教授鄒之喬以及人工智能(AI)公司合作,以傳統目測加電腦人工智能﹙AI﹚點算遊行人數。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 但經歷雨傘運動後,這個關係圖卻出現變化。2015年上半年的民情指數71.8,比2014年上半年的76還要低。然而,根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估算,遊行人數由2014年的15萬7000人,減至2015年的2萬8000人。

就以今次人數之爭來看,如果沒有記者特意走去問葉兆輝,社會就直接少了一位專家提供可參考的數據。但同時,如果有人有心想做新聞,他就會特意用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方法去數算遊行人數,然後發新聞稿,讓別人看到所謂的真相的另一個可能性。

前車可鑑,香港的旅遊業假如以這樣「高量低值」的模式發展下去,只有百害而無一利,這種旅遊業模式,實在既短視也不持久;住在「重災區」一帶的居民,日常生活已給大量遊客影響;過量的人數,也令遊客難有賓至如歸的體驗。

【明報專訊】過去的七一遊行,主辦者民陣及警方公布的遊行人數,歷年來均有大差距,當中以2013年最大,相差5.5倍,民陣指有43萬人,警方則指有6.6萬人。民陣警方差距大 社會失互信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認同遊行人數深受社會關注

民陣舉辦七一遊行,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指,今次遊行有55萬人參與。 而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美國得州州立大學地理學系副教授鄒之喬及人工智能(AI)公司合作,以人手統計及AI辨識技術,嘗試以客觀科學方法統計今年七一遊行人數。

「港女」嫁杏何期? 男女比例失衡對社會的影響 (葉兆輝 、解書影) 2007-04-01 Yip Keith 隨著經濟不斷發展,過去二三十年香港的人口結構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其中最受關注的就是男女比例失衡的問題,以及所引起的一系列社會新挑戰。 首先,讓我們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行政學系講座(人口健康)教授葉兆輝表示:「近年港人移居外地的確有所增加,我透過方程式推算,一年移出香港的人數應該有最少3萬多人(註:根據人口增長率、生育數字、死亡數字、移入人數,從而推算移出人數)。

自2003年以來,香港自殺率已持續超過10年呈下降趨勢。中心總監葉兆輝教授表示,這一趨勢對各界人士的預防自殺努力是一個肯定。自殺率的下降與多方面原因有關,其中包括近年來政府及社會各方面團體嘗試開展新的外展工作,主動向有需要人士伸出

民陣舉行七一遊行,參與人數明顯較往年稀少。民陣傍晚公布指有5萬人參與遊行,較去年少逾萬人。警方則指遊行最高峰時有9800人,是自從2003年有七一遊行以來史上新低;而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推算,遊行總人數介乎2.6萬至3.3萬之間,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

1/7/2019 · 而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美國得州州立大學地理學系副教授鄒之喬及人工智能(AI)公司合作,以人手統計及AI辨識技術,嘗試以客觀科學方法統計今年七一遊行人數。團隊剛公佈全日遊行人數為26.5萬人。

警方則表示遊行最高峰時有6.6萬人。至於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推算,遊行人數介乎8.8萬人至9.8萬人。此外,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的七一遊行統計小組,表示有約10.3萬人參與遊行。